为啥中国“很难”培养出杰出人才,我们还能如

为啥中国“很难”培养出杰出人才,我们还能如

时间:2020-01-10 12:1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对于中国科技近年来的强大,有不少人感到非常奇怪。

不说别的,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有搞研究的同学或朋友,平时接触的时候,感觉他们也都是平常人,甚至感觉有点“水”,仿佛每天在单位混日子一样。不只是这样,中国科研人员总给我们一种比较“水”的感觉。 “钱学森之问”仍在耳边,为何中国培养不出自己的杰出人才。所谓“杰出人才”,即各学科有国际影响力的领军人物。

在培养不出杰出人才的情况下,为何近几十年来中国科技还能迅速发展壮大?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钱学森之问

按2017年的统计数据, 中国拥有专业科研人员近400万人,使用研发经费1.75万亿元,位居世界第二 。中国科研人员共发表SCI论文35.42万篇,平均11人就有一篇。 美国也有数据显示,加上中文刊物的论文,中国共产生论文42.6万篇,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 然而,美国人同样认为,这是中国科研工作者为了争取更多的科研经费,才有如此多的论文数量。

2017,中国发明专利授权量32.7万件,位居世界第一,高科技产品出口额4960亿美元,同样是世界第一。单单从纸面数据上说,中国科学技术的确取得了很高的成就。 目前,中国科研人员的数量已经占到全世界的25.3%,平均每四个科研人员中,就有一个是中国人。 这说明了一点问题,中国科研的发展壮大,其实和中国的教育普及和经济增长是正相关的。因为教育具有一定的延后性,所以在近年来中国科技才出现了大爆发。

中国科研人员站世界四分之一

在科研人员规模扩大的时候,公众认为中国科研工作者“很水”的情况,自然而然会出现。实际上这很正常,而且是必然的。

举个例子,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科研人员,大部分人的知识水平比现在任何一个博士生都水,但是他们所做出的的贡献,却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 因为万丈高楼平地起,地基永远是最重要的。在中国,受到关注的永远是那些高精尖行业,一些重要但冷门的领域,依然需要大量的人才,但公众不会关心。而且很多基础性的东西,比如一些重复性的数据采集,标本试验等,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研究才能,但同样需要付出努力。

二八定律,在科研领域同样存在 ,我们平时接触最多的,也就是这些处于金字塔最底端的科研人员。真正高端的人才,我们是接触不到的,或者平时隐藏很深。 但就算是普通的科研人员。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谁都没有资格说他们水。当然,其中一些“真水”的情况,也需要引起我们的关注。

基础科研人员

随着中国科研人员储备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高校毕业生只能从事一些基础性的科研工作,能参加一些好的科研项目,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毕竟天才只是少数人。

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是大部分人比较水,没有例外。然而,天才的诞生是不可预测的,没有人知道谁会成为天才。只有让更多人接受教育,天才式的人物才会脱颖而出。

然而,已经成为“水”的他们,却是支撑起中国科学金字塔的基础力量,他们的作用同样不容忽视。要说水,美国其实更“水”。

2016年,中国共招收博士生7.7万人,而美国同期招收的博士生为23万。美国的“水”比中国深得多,这或许就是美国科学技术能够长期领先世界的原因。

让我们把目光投向新中国成立之初。当时,中国百废待兴,许多在外留学的科学家放弃优渥生活,回到国内参加建设,取得了许多在外国人看来不可能的成就。我们可能记得的,是钱学森,邓稼先一类的著名人物,然而,为了这些成就默默努力的科研工作者,同样是无名英雄。

在那个艰苦条件下,要取得各种数据是很困难的。比如各项实验数据,就是许多不知道名字的人坚守在大漠中,几年如一日采集得到的。再比如一些需要计算的精密数据,当时中国还没有电脑,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无数科研人员用纸和笔亲手算出来的。

这些工作看上去意义不大,但是没有数据采集和计算,就算是钱学森也没办法取得这些成就。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就是“水”,撑起了中国“两弹一星”的成就。

我们不仅要问,当年的科研人员为何能够用纸笔算出如此复杂的数据。在他们成长起来的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国家陷入战乱,上学非常不容易。是什么让他们拥有了如此深厚的数学基础呢?

实际上,这跟当时中国崇尚数学之风有很大关系。近代以来,中国学界普遍认为,只有学好数学,才能振兴中国科学,所以数学教育被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也涌现出了不少数学教育家,留下不少数学读物。或许他们就是在战乱年代,读着这些书完成数学启蒙的。

在众多民国教育家中,有一个人格外引人关注,他的名字叫刘熏宇。

“我小时候学习很差,比较贪玩,直到读了刘熏宇的数学书,感觉非常有意思,于是越读越多,成绩也越来越好,后来才走上了研究的道路。”原武汉大学校长齐民友是这样回忆刘熏宇的。杨振宁,谷超豪等人,也对刘熏宇的作品念念不忘,将刘熏宇视为自己的数学启蒙老师。但其实,他们连刘熏宇的面都没见过,只是读过他的书罢了。

让这些大师一辈子都念念不忘的原因,是因为刘熏宇的书有两个字,“趣味”。

刘熏宇认为,数学教育要符合孩子的天性,首先要有趣,孩子们才会愿意看,愿意学。为此,他花费了很多时间,创作出很多有趣的数学故事,大大提高了孩子学习数学的积极性和效率。这些书包括《马先生谈算学》《数学的园地》和《数学趣味》,也就是现在被视为经典的《数学三书》。

寒假快要到了,相信这套《数学三书》会带给孩子非同一般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