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战疫”:18万人在武汉经商务工,启动硬

温州“战疫”:18万人在武汉经商务工,启动硬

时间:2020-02-12 14:2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1月23日,温州市首次披露发现确诊病例,当时数字仅为3例。随后几天,温州市披露确诊病例数也以个位数小幅度叠加。1月26日起,温州市确诊病例开始爆发,单日增长确诊病例达30-50例,一时间超过省会城市杭州。截至2月3日24时,温州市确诊病人达340例,成为风暴中心湖北之外确诊人数最多的地级市。

目前,温州也成为继湖北多地市之后,在外省实施“居民限时出行”的地区。2月1日24时起至2月8日24时,温州全市范围实行村(居)民出行管控措施,规定每户家庭每两天可指派1名家庭成员出门采购生活物资。此外,从2月2日起,温州临时关闭46个高速收费站,全市仅保留9个高速收费站正常开放。虽然温州并未彻底“封城”,却也进入疫情防控的特殊时刻。

在疫情严峻的背景下,温州市医务人员开始超负荷运转,也出现医用物资短缺情况。于嘉是温州一家三甲医院神经内科的住院医师。据她介绍,从1月20日至今,部门已经抽调了包括主任在内的大量医生支援发热门诊,目前科室可用的医生已从30人变成8人,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在超负荷运转。此外,物资短缺也开始显现, “值班前从护士台前领一个口罩,用九个半小时,但其实严格规定来说,4小时就应该更换。”

2月3日,温州市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接收社会捐赠的对接人也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医院符合标准的防护服和N95口罩有较大缺口。“N95口罩和防护服用于一线救治,符合医用标准是第一要求。现在有很多人联系我,但我们收到的社会捐赠物资中符合标准的不多。”此外,该工作人员也表示,部分企业捐赠物资时有免税等需求,更倾向于选择先捐给慈善组织,这也给医院物资接收带来一定时间差。

春节数万温州人从武汉返乡

温州为何会在湖北之外有这么多确诊病例?

据温州市1月29日新闻发布会披露的数据,温州作为全省人口大市,在武汉经商务工就有18万人左右,目前累计排查出武汉及周边重点地区返温人员约3.3万人,发病曲线与这部分回温人流高潮成正比。1月23日至27日的5天时间里,仍有约1.88万名湖北特别是武汉人员进入温州,平均每天增加3600多人。

相较于国内其他城市,在武汉及湖北其他地市的“温商”,成为春节返温的特殊群体。

湖北省浙江温州商会官网数据显示,该商会现有会员总数7375家,有效会员单位4000余家,涵盖了湖北省内各个行业。2017年12月23日,湖北省浙江温州商会妇女联合会和新生代青年联合会成立,两分会再次吸纳了700余位在鄂女性及青年企业家。另据武汉温州商会数据,从1997年该商会成立以来,在武汉经商创业的温籍商人已“从1997年的数百人,发展到目前已有17万人。”

1月28日,温州市疫情防控专家组组长、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曾士典在接受《温州日报》采访时坦言,“这几天还是有不少湖北人或温州在湖北的人员,采取迂回途径返温,防控形势依然十分严峻”。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爆发正值春节前夕。日渐频繁的年货节、公司聚餐、游园等活动也成为疫情扩散的温床。温州人小雅告诉南都记者,本地有“拜年饭”的习俗,特别是在外温商过年返乡后,总要宴请各方亲戚朋友,“因为除夕之后商家都休息,所以这些活动都会从春节前十天开始,往年的热闹习俗,今年变成了危险的交叉感染活动。”

南都记者梳理温州疫情通报发现,1月28日,温州市发布的新增54起病例中,有6例与温州市鹿城区银泰百货相关。据通报,有3人为银泰售货员或清洁工,1人曾与银泰工作人员有接触,2人曾在银泰购物。而且6人均无武汉旅居史。疫情发生后不久,温州市鹿城区银泰百货宣布暂停营业。

“硬核”筛查和医保“兜底”

为应对日趋严峻的疫情,近日温州陆续发布一系列防控举措。其中。“硬核”筛查和医保“兜底”政策引发网友热议。

近日,温州市瓯海区区长曾瑞华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述了一则借助大数据筛查风险人员的案例。据其介绍,2月1日,瓯海梧田街道龙霞南路一粉干店老板蔡姓父子被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随后,温州市通过三大运营商大数据平台,找到3615名可能路过粉干店点位的人,逐一电话联系排查,最终找到40名去过该店的顾客,相关单位迅速对他们采取了相应的防控措施。

与此同时,疑似病人也被纳入特殊报销政策的适用范围。

1月30日,温州市医保局宣布,在前期出台的特殊报销政策的基础上,将综合保障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卫生健康委诊疗指南明确的疑似病人,进一步强化疫情防控的医疗保障力度。要求切实保障疑似患者医疗费用,确保确诊或疑似异地就医患者先行救治。

1月29日,温州市副市长汤筱疏在发布会上表示,温州采取手机大数据,网格大摸底,入口大排查,宾馆大检查组合拳,采取人防加技防的方法,风险人员能及时发现,感染病例能及时被确诊,对群众来说更加安全。其表示,越来越细致的排查也成为近日温州确诊人数上升的原因之一。

1月31日,温州市委市政府再次向社会公布了疫情防控的紧急措施“二十五条”。其中包括“企业2月17日后复工,学校3月1日后开学”等。2月1日,温州在全市范围实行村(居)民出行管控措施,温州市区公交全部暂停运营。2月2日,温州临时关闭46个高速收费站(进、出口禁止通行),保留9个高速收费站。

温州人小雅也感受到了防疫力度的不断加强。2月1日11时许,男朋友开车载她从温州鹿城区返回她家所在的乐清市某村,随后又返回自己在温州瑞安市某村的住所,全程没有上下高速,但男友在约2小时内一共被测量了7次体温,签了3份承诺登记表格。“每一个卡口都要被登记身份证,反复提问你从哪里来?来本地有什么目的?最近身体有没有感冒发烧?”

目前留在家在线办公的小雅告诉南都记者,据她观察,村里的五个出入口都有志愿者24小时轮班,往年热闹的年俗礼仪早已暂停,“现在路上基本看不到超过三个人并肩走路。”

“三返”后疫情 管控仍面临挑战

南都记者采访中发现,在温州疫情防控活动中,除了官方主导外,不少温州市民间力量参与到物资捐赠活动中。他们多为个人或小团体自发组织,人员来自温州市高中或大学的校友会、分布在国内外的温商联合会,温籍华侨、华人、NGO等。他们自发筹措资金,并购买医疗物资,对抗击疫情的一线医院定向捐赠。

温州市苍南中学98级校友刘静就是民间力量中的一员。1月31日,刘静在苍南中学班级群中发起了给温州市一线医院募捐1万个口罩的活动。经过同学们的积极认捐,最终筹措资金5万余元。因为口罩全球告急,他们几经周折终于在爱尔兰都柏林找到一位有医疗物资的华人供应商。经过协商,她们以成本价购买了2万个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

“因为都柏林机场很偏僻,运回国内费用很高。而我们想把有限的资金用在买物资上,所以一直苦恼如何运回国内。”刘静告诉南都记者,她们在社交平台发布运输求助信息后,有5个从都柏林机场回国的温州籍老乡联系她们,表示可以帮忙“人肉”带口罩国内,但能带回的货物有限。2月3日上午,刘静告诉南都记者,刚刚联络上一家愿意承运的公益物流平台,口罩运输的问题成功解决。“通过这个行动认识了很多热心的老乡和校友,也愈发觉得世界很小,希望能为抗击疫情贡献一份力量。”

无独有偶。另一批来自海外的医用口罩物资也曾因募集“人肉带货”而引发社交媒体关注。1月31日,一则“巴西华侨筹措2万只口罩无法运回国”的消息在网上传播。南都记者从此次活动知情人处了解到,这批口罩为巴西的温州籍华商募集而来,定向捐赠给温州医科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因为货运报关手续繁琐,迟迟无法运到国内。31日下午,捐赠人将物资运至圣保罗机场,并希望募集可“人肉带货”回国的航班旅客。2月3日,这名知情人告诉南都记者,目前这批物资已通过一家公益物流平台运送回国,问题已经解决。“共克时艰,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2月2日晚,温州市市长姚高员接受央视专访时表示,温州目前医用口罩、防护服每天的消耗量很大,“大致能够维持两三天的量,因为温州病人多一点,所以在调拨全省资源向温州倾斜。在外温商也捐赠了一些物资。”

姚高员表示,随着企业返工、学校返校、机关事业单位在外省的返岗等“三返”压力到来,温州市疫情管控工作仍然严峻。“第二波马上开始的压力是‘新温州人’,就是制造业在温州就业的外地用工人员,去年来自湖北的员工有33万人。”

(于嘉、刘静、小雅为化名)

采写:南都记者 毛淑杰 诸未静

编辑:张亚莉,刘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