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破产就破产”,在华南海鲜市场隔壁开

“这时候破产就破产”,在华南海鲜市场隔壁开

时间:2020-03-18 10:5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位于华南海鲜市场隔壁的武汉视佳医眼科门诊部,平日以视力矫正和验光配镜为主营业务。弟弟陈庆丰是院长,哥哥陈庆申是董事长。在武汉市关闭离汉通道的这40多天,他们为武汉医护人员募集20多万副护目镜,坚持为医护人员免费修配眼镜。

此前也有媒体报道过他,回顾→ 华南海鲜市场隔壁这个开眼镜店的温州人火了,找他的全国各地医护人员排长队

昨晚,央视《面对面》栏目采访了弟弟陈庆丰,讲述了这段抗疫故事。

点击观看完整版内容↓

(陈庆丰采访部分从20:40开始)

41:08

//

大年初一 星夜兼程

将3万多副护目镜运往武汉

//

陈庆丰是浙江温州人,他和哥哥已经在武汉打拼十多年,对武汉有很深的感情。1月24日,除夕,回到老家想好好过年的兄弟俩,看到疫情的新闻坐不住了。当晚,陈庆丰接到了武汉协和医院一位医生朋友的电话。

陈庆丰: 他说怎么办,我们有三层楼的医生都要隔离,现在眼睛完全暴露的。他讲着讲着就叹气,他来跟我说是希望我们这边能帮忙筹集护目镜。

这通求助电话让陈庆丰意识到武汉医护人员对护目镜的需求非常紧急,且数量巨大。除夕之夜,他和老婆开始向各方打听护目镜的购买渠道,最终打听到台州临海市杜桥镇有很多护目镜制造厂。初一一早,陈庆丰就和哥哥出发前往台州,找到了生产护目镜的厂家进行采购。

陈庆丰: 开始去的时候库存一万左右,很少。结果那个老板知道我们要开车回武汉的时候,很吃惊。他就成了中间商,联系护目镜厂家,有库存的全部集中到他那里,然后再给我们。

当天上午,陈庆丰陈庆申兄弟二人出资28万元,加上部分朋友的爱心捐助,采购了3万多副医用护目镜。按照他们最初的设想,他们要立即开车把这批护目镜送往武汉。然而,温州到武汉一千公里的路程,自己开车运回这些护目镜并不容易。

他们辗转联系上邮政快递,带着这些物资,初一下午出发,年初二一早赶到武汉。

“一整天马不停蹄,一共收购32920付护目镜,总计78件货!已由台州市邮政局派专车免费运送!!!我和老大押车跟进!!无比感恩……”

星夜兼程的途中,陈庆丰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他请有需求的医护人员留言,写下联系方式和需求,以便到达武汉后尽快发放护目镜。

初二上午,陈庆丰门诊部的门口,排了长长的队伍,还有救护车在等候。3万多副护目镜很快被发完。

陈庆丰: 发完了以后,门口还有很多人在排队,这个时候我心里很难受,心里非常不忍,好像觉得我还能够做一些什么。

//

筹集20多万副护目镜

“这时候即使破产也算是‘牺牲’”

//

当天,在领取护目镜的人群渐渐散去的时候,又有三位医生赶来。其中一位女医生得知护目镜已经发放完时,无法控制地哭泣起来。陈庆丰把自己和哥哥佩戴的两副护目镜取下来送给他们,那是门诊部里最后的两副。

三万多护目镜,还是不能满足医护人员的需求。大年初三,陈庆丰开始在微信上发消息,求购护目镜。

陈庆丰: 铺天盖地的人帮我转发,我迅速组建了三四个群,一个群负责采购,一个群负责了解医生需求,一个群对接如何送给医生。几个群共同作业,越做越专业,让医生尽快把护目镜用上。整个流程是团队作业,这时候武汉其实有千千万万的志愿者,我只是其中之一。

为武汉医护人员筹集护目镜的活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热心的人们虽然互不相识,但却彼此信任、配合密切。一时间,陈家兄弟的门诊部成了为武汉医护人员筹集护目镜的中转站,他们与其他志愿者一起,不分昼夜忙碌着筹款、采购、运送、分发,每项工作有条不紊,一环接着一环向前推进。

据不完全统计,从1月25日至今,陈庆丰、陈庆申兄弟二人通过不懈努力,累计筹集捐赠护目镜24万多副,替代泳镜5万多副,累计筹集捐赠款项达到230多万元,其中兄弟二人自掏腰包,共计捐款46万多元。

陈庆丰: 说实话,我当时看护目镜这么大量,我问老婆,出了这么多钱你心疼吗?她回,不心疼,我认为是救命,我很高兴。我觉得为了这次疫情我付出了自己的努力,这时候破产就破产,是牺牲,没有人嘲笑。

//

时隔20多年

董事长哥哥重操旧业

为医护人员修配眼镜

//

随着国家资源的集中调配,武汉市医护人员的护目镜问题得到解决。但是,因为疫情,武汉市几乎所有的眼镜店都关门停业,医护人员的眼镜维修成了一大问题。

“最近有4个朋友辗转找到我:外省医疗支援队的专家眼镜损坏了,希望得到帮助,当然可以帮助!我们很愿意!我们可以专门为你开门工作!”

2月9日,陈庆丰发了这条朋友圈,为医护人员免费修配眼镜的业务,由此展开。

陈庆丰: 第一个医护人员来的时候,我说谢谢你给我一个服务你的机会。昨天浙二院王院长打电话说他眼镜坏了,他还挺不好意思,我说王院长你打电话过来,我不知道有多高兴,我可以为你做一点什么。我们干这个二十多年了,我绝对不允许自己说不,这次我如果说不,我会后悔一辈子。

陈庆丰的眼科门诊有450多名员工,因为疫情,负责修理和配镜的员工逐渐需要居家隔离,无法前来上班。陈庆丰和哥哥陈庆申从院长和董事长的位置回归到了验光师和配镜师傅的角色。

角色的转换对哥哥陈庆申来说,有点坎坷。陈庆申虽然是磨镜片起家,但已经二十多年不亲自操作了,而且现在主要靠电脑制作镜片。无奈之下,他只好通过视频向员工学习如何操作。

陈庆丰: 我都不好意思看他学习,因为他每一次都需要视频学习,我说你怎么回事?他说我也不知道,平时打麻将都记性蛮好,这个就是记不住。有一天他自己做了接近20副,回到家打不开家门了,指纹磨没了。家里电子锁要用指纹开,他打不开了。

记者:心疼吗?

陈庆丰: 还好,我们在农村长大的人什么苦都吃过,你会发现医学专业毕业的人几乎各个都戴眼镜,来支援武汉的好几万医护人员总会有一些人发生眼镜坏了的事,结果我这里成了一个倒金字塔,那么大的需求落到我这个点上来了。很多年以后我们再回忆今天为疫情做了什么,我付出了我自己心安。因为我看到现在社会很多人,就是指责,但是他没有为自己指责的内容负起责任来,他总有一天会感到内疚的,他有一天会后悔的。

//

疫情下的爱心接力

“我赚了”

//

陈庆丰: 有一个人跟我说,我弱弱地问一句,我孩子今天早上说妈妈我这里有游泳镜,用过的,我看了你的微信,不知道这个游泳镜能不能用?她发给我的时候,还带了不好意思的小表情,我当时愣了一下,可以,赶紧,其实是感受到了千里之外一个孩子单纯善良的心,我觉得应该给孩子一个机会。

陈庆丰: 有一天我跟老婆讲,我们赚的不是口袋里的钱,我们赚的是爱。所以,你问我赚了没有?我赚了,这些感动是平时没有的。

【大家都关注】